最新目录 CATALOGUE MORE>>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导读 > 2017 > 03 >

艺术的民族志书写如何可能——艺术人类学的田野与意义再生产

作者: 向丽    云南大学文学院 650091

摘要:民族志作为获取田野知识的方法与作为文本书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与事实。作为文本书写,民族志的目的不在于田野的再现,而是对于田野意义的探寻。正是承接着民族志的经验性研究与自我反思性,当代美学和艺术学正在恢复对于人类原初全部感性存在的重新观照。作为艺术人类学研究不可忽略的一种独特文本,民族志在显现艺术的多元存在结构及其意义等方面愈来愈彰显其重要性。在关于艺术的民族志书写范式研究中,书写的是怎样的“艺术”?如何描述与评价此种艺术?如何发掘艺术的审美意蕴及其价值?等等,这些问题都是不可逾越的。并且,正是在此过程中,艺术的编织性、杂糅性与流动性等特征及其意义才有可能如其所是地显现出来。藉此,艺术的民族志书写不仅仅是描述的问题,而是意义建构的问题。


关键字: 民族志 民族志书写 田野 艺术人类学 审美资本主义


上一篇:从艺术、宗教到历史——中国壮族“末伦”与泰国佬族“麽蓝”艺术的比较研究
下一篇:印象人类学的理论素描——民族志影像下的“科学”与“艺术”